為數位平權而戰的女性

COVID-19疫情導致世界各地開始進行管制措施,此情境凸顯了數位技能的重要,但數位性別落差的窘況仍遍見於世界各地。本文中介紹了幾位為數位平權而戰的女性,她們致力於國內女性的數位技能教育,提升國內女性使用數位技能的機會與權利。

迦納女性技術學院Soronko Academy創辦人Regina Honu表示,COVID-19疫情已改變人際溝通與互動的形式,人們開始理解數位技能的重要。疫情爆發前,僅有100至200名迦納女性願意加入學院,但疫情爆發後有超過2,000人報名。許多迦納女孩可能在就學前不曾使用電腦,在家中也可能被家族男性限制使用網路。許多女孩沒有可以視訊通話的高階手機,或難以負擔相應的網路費率,因此,Regina Honu利用 WhatsApp 和 Telegram 進行教學、與學生互動。

缺乏數位技能可能會剝奪女性在醫療保健、教育、就業及財務等領域的自主性。世界銀行數位發展部主管Botheina Guermazi認為,社會、文化、經濟等都是數位性別落差的重要因素,如土地所有權或就業性別歧視嚴重的地區,數位性別落差的現象亦更加明顯,因此,Botheina Guermazi呼籲各國(包括已開發國家)領袖開始重視此議題並提出相應政策。

根據全球移動通訊產業組織(GSMA)的統計資料,女性擁有智慧型手機的比例仍低於男性,但至少在如南亞等地區,擁有可連網手機的女性人口逐漸增加。然而,女性使用手機連網的比例仍較男性低了36%。來自印度的Nirmala Kumari在2018年首次使用手機,她現在為科技企業Gram Vaani營運的社群媒體工作,已嫻熟使用網路的她也開始協助其他印度女性使用網路。在她的家鄉,男性通常占據家中唯一的手機,然而,疫情導致的封鎖卻形成轉機,由於大家都待在家裡,女性因此得以使用智慧型手機。她的Mobile Vaani計畫提供以音訊分享為主的多媒體平臺,用戶可以打進來聽取女性議題相關的建議,也可留言分享經驗。

巴基斯坦數位權利基金會(Digital Rights Foundation)是南亞地區第一個數位權利推廣組織,基金會提供網路騷擾熱線服務,任職於此的Jannat Fazal表示,日常社會的歧視情況會反映於網路世界中。當巴基斯坦進入封鎖,他們接到的電話數量成長了5倍之多,典型案例包括女性在媒體上遭受霸凌或身分被冒充,抑或未得同意散布女性個資的黑函勒索。

由於巴基斯坦父權社會責難女性受害者的傳統,她們的求助行為可能被視為家族污點,在某些極端情況下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。Jannat Fazal為受害婦女提供法律協助、數位安全建議及心理協助。她進一步指出,在巴基斯坦,男人可無後顧之憂的使用網路,但女性卻是戒慎恐懼、如履薄冰,因此,巴基斯坦需要培力女性,使她們在使用社群媒體平臺時能更加自信,並保護她們不易遭受傷害。

相關連結:

https://www.bbc.com/news/technology-57193791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