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RIR

2021 / 12 / 02
JPNIC的註冊管理業務當中,約有7成是關於IPv6的位址配發,儘管如此,JPNIC仍經常接到詢問IPv4位址配發的相關問題。IPv4位址的配發規則是由全球5個RIR各別決定,因此JPNIC特別撰文彙整每個RIR的IPv4位址配發現況。
2021 / 10 / 07
非洲網路資訊中心(AFRINIC)因撤銷對Cloud Innovation的授權,雙方正在進行訴訟,此案可能影響網路號碼註冊系統的整體穩定,甚至波及北美網際網路註冊中心(ARIN)及相關社群,ARIN執行長John Curran特別撰文表達ARIN將全力支持AFRINIC。
2021 / 02 / 09
眼看雲端為主的骨幹網路越來越普及、雲端為本的基礎建設和虛擬資源都以驚人速度成長,更不用說許多企業直接利用雲端作為資料中心,作者希望進一步探討雲端興起對網際網路管理的影響,同時他也質疑,RIR對網際網路基礎建設的如此改變是否做好準備,他們又如何看待自身責任逐漸限縮的未來?
2021 / 12 / 02
JPNIC的註冊管理業務當中,約有7成是關於IPv6的位址配發,儘管如此,JPNIC仍經常接到詢問IPv4位址配發的相關問題。IPv4位址的配發規則是由全球5個RIR各別決定,因此JPNIC特別撰文彙整每個RIR的IPv4位址配發現況。
2021 / 10 / 07
非洲網路資訊中心(AFRINIC)因撤銷對Cloud Innovation的授權,雙方正在進行訴訟,此案可能影響網路號碼註冊系統的整體穩定,甚至波及北美網際網路註冊中心(ARIN)及相關社群,ARIN執行長John Curran特別撰文表達ARIN將全力支持AFRINIC。
2021 / 02 / 09
眼看雲端為主的骨幹網路越來越普及、雲端為本的基礎建設和虛擬資源都以驚人速度成長,更不用說許多企業直接利用雲端作為資料中心,作者希望進一步探討雲端興起對網際網路管理的影響,同時他也質疑,RIR對網際網路基礎建設的如此改變是否做好準備,他們又如何看待自身責任逐漸限縮的未來?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