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NIC文摘 — 太平洋的海纜政治(下)

本APNIC文摘原標題為The politics of submarine cables in the Pacific,由Geoff Huston撰文。

本篇為系列文章下篇。上篇介紹海纜建設的模型和限制,本篇則介紹太平洋地區的海纜系統。

多年來,太平洋是所謂的「轉運區」,許多沿岸大國在此建造端對端纜線系統以提供互連。主要節點包括北美西岸、日本、香港及新加坡。

這造成太平洋中的「兩種速度」:大國之間有高容量、低延遲的海纜互聯,其他太平洋國家則只能使用衛星系統。一直到非常最近,才開始出現為其他較小國家建立高速光纖連線的海纜計畫。

下圖為目前太平洋地區的海纜分布。

圖 1 亞太地區海纜建設

此地區的海纜連線主要據點為香港、新加坡和日本。許多海纜都位於南海並經呂宋海峽。新加坡扮演海纜東西間閘道的角色,除了少數例外,大部分跨太平洋海纜都使用日本和美國之間的路徑。

近期的太平洋海纜計劃

內容網路的興起及雲端服務轉型,大幅提升對電信服務供應容量的要求,也帶來擴建亞太地區海纜的機會。然而,此情形也揭露美國和中國之間某些未解決的衝突。以下作者透過近期的海纜提案,解析其中凸顯的中美衝突。

索羅門群島海纜

亞洲開發銀行2012年宣布將援助在PPC-1海纜上建立支線,連接索羅門群島與雪梨的建設案。由於建設工程進度緩慢,索羅門群島在4年後成立國有海纜公司,決定自己與廠商交涉,亞銀因此收手不再支援此計畫。2017年7月,華為海洋宣布與索羅門群島簽訂合約,負責建設連接荷尼阿拉和雪梨之間的海纜。

但澳洲不想要來自中國的設備與自家網路連線。2018年8月,澳洲政府宣布珊瑚海電纜計畫(Coral Sea Cable system),此計畫由澳洲公司Vocus負責,建立巴布亞紐幾內亞和索羅門群島至澳洲的海纜。此工程由法國公司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 (ASN)擔任供應商,並於2019年12月完成建設。

東密克羅尼西亞電纜

世界銀行和亞銀在2017年宣布將延伸關島、密可羅尼西亞和馬歇爾群島之間的既有纜線(HANTRU-1),連接密可羅尼西亞的柯斯雷島、彭佩島、諾魯和吉里巴斯首都塔拉瓦。法國ASN 、華為海洋和日本NEC都參與競標此案。

2020年底路透社報導,美國警告華為海洋以極低價格競標,可能為太平洋島國帶來安全威脅。報導中引用諾魯過去因相同顧慮而拒絕華為海洋的案例,指出所有中國企業都必須配合中國情報安全單位,以及太平洋地區可能因此受到的安全威脅。此建設案因此陷入僵局,最後於2021年中撤銷。

澳洲、日本和美國在2021年12宣布,將建立一條新纜線連結上述地點至HANTRU-1,此情境宛若索羅門群島海纜事件重演。

太平洋光纖網路

此建設由Google、Facebook和中國鵬博士合資,希望建立當時(2018)容量最高、也是首條直接連接洛杉磯和香港的纜線。建設於2018年完工,但美國司法部以「國安法嚴重破壞香港自治,法律限制將容許中國在香港的登陸點收集美國通訊訊務」為由,禁止美國端與香港的連線。

2022年初,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(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,FCC)核發許可,啟動連接洛杉磯、菲律賓巴萊爾和台灣頭城的光纖纜線。

香港美國纜線(HK-A

HKA海纜原計劃建造6對光纖連線,連接香港、台灣和美國。此建案由Facebook、中國電信、中國聯通、RTI Express和印度Tata Communication及澳洲Telstra合資。供應業者則是ASN。此工程於2018年公告,但在2021年3月撤銷向FCC提交的海纜許可申請。

香港關島海纜(HK-G

香港關島電纜系統於2012年提案,但於2020撤回向FCC提交的許可申請。

BtoBE

BtoBE由中國移動、Facebook和Amazon集資。此海纜預計連接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香港和美國,建設供應商為日本NEC。此提案在2020年9月撤銷向FCC提出的許可申請。

下一輪海纜建設

太平洋地區對更高容量網路建設的需求持續成長,但美國不核可連至美國電纜另一端落地中國或香港的情況一日不變,南海的國際衝突不解決,所有跨太平洋的海纜提案都必須經日本的北邊路線,或更往南經婆羅洲連結到新加坡。

Apricot

Apricot計畫長達12,000公里,將縱貫西太平洋,連接日本、台灣、關島、菲律賓、印尼和新加坡。此工程由Facebook、Google、NTT、中華電信和菲律賓PLDT集資。建設供應商為NTT。

Echo

Echo將連接新加坡、印尼和美國,並有分支連線連接關島。系統將由NEC供應,Google和Facebook則各持有一半海纜容量。此海纜預計於2023年開始運作。這也是第一條直連新加坡至美國的海纜。

Bifrost

Bifrost將連接新加坡、印尼、菲律賓和美國,並分支連接關島。此海纜建設供應商為ASN,預計於2024年開始運作。

圖 2 跨太平洋海纜新建案

現在的問題是中國如何面對這些改變。這不只是海纜路線,或中國科技公司如華爲或中興未來如何自處的問題,更牽涉到中國的數位巨頭如阿里巴巴或騰訊,未來如何經營全球廣大數位市場的問題。

綜觀歷史,任何跨時代的新科技都會帶來劇烈的社會變動,推翻舊秩序的同時造成許多不穩定。在這種時候,作者認為,企圖預測未來其實無異於臆想猜測。

 

*台灣網路資訊中心(TWNIC)與亞太網路資訊中心(APNIC)合作,定期精選APNIC Blog文章翻譯摘要,提供中心部落格讀者了解目前亞太地區網路發展之最新趨勢。原文標題為The politics of submarine cables in the Pacific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