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ANN與TWNIC合作交流論壇— 如何參與ICANN多方利害關係治理模式

NII產業發展協進會研究員

2021年4月15至16日期間,TWNIC與ICANN共同於臺北舉辦合作交流論壇(ICANN APAC-TWNIC Engagement Forum)。本次為自2019年來第二屆ICANN與TWNIC合作交流論壇,目的是集合多方利害關係人與國際網路社群,針對域名、IP位址及網路安全等主題,提供探討議題、互通有無的機會,也期許藉此場合,加強深化臺灣網路社群與國際多方利害關係人的連結、共同面對全球網路重要議題。

論壇第二天下午,我國資歷最深的ICANN參與者,臺灣網路治理論壇(TWIGF)理事長吳國維主持「如何成為ICANN多方利害關係社群一員」議程。吳理事長不僅是我國參與ICANN的先驅,也是唯一擔任過ICANN董事的臺灣人,可說是主持本議程的不二人選。

為了盡量展現ICANN的多方利害關係樣貌,本議程也請到來自不同利害關係團體的代表,包括現任ICANN董事Akinori Maemura、我國參與政府諮詢委員會(Governmental Advisory Committee,GAC)代表林茂雄副司長、現任位址支援組織(Addressing Supporting Organization,ASO)理事的詹婷怡律師、代表.TW參與國碼域名支援組織(Country Code Names Supporting Organization,ccNSO)的臺灣網路資訊中心(TWNIC)副執行長丁綺萍,以及ICANN職員Mary Wong。我身為通用域名支援組織(Generic Names Supporting Organization,GNSO)下非營利團體利害關係人(Noncommercial Stakeholder Group,NCSG)成員,也擔任與談人並分享自身參與GNSO的經驗。

如何成為ICANN多方利害關係社群一員

議程中,主持人希望所有與談人簡介自己所屬的利害關係團體,並說明如何參與該團體。

Akinori是由位址支援組織(ASO)推派至ICANN董事會,今年是他董事任期的第5年。ICANN董事會的組成乃ICANN多方利害關係架構的縮影,由代表ICANN組織的ICANN執行長及各支援組織(Supporting Organization,SO)、諮詢委員會(Advisory Committee,AC)代表組成,並有8個席次由提名委員會(Nominating Committee,NomCom)遴選指派。為深度了解ICANN社群內部所有議題,董事會內亦設立委員會,包括一般議題(如財務)或特定ICANN議題(如當責機制)。Akinori是董事會內技術委員會主席,負責在關乎ICANN轄下單一識別碼系統運作的技術議題上,向董事會提供專業建議。

如前所述,ICANN董事會組成多元,成為董事的管道也不只一條。有些董事是由所屬SO或AC推派,有些則獲NomCom提名擔任,而不同SO與AC內部的遴選推派流程也不盡相同。

交通部郵電司的林茂雄副司長是我國政府參與ICANN代表團的主席,也是我國的GAC代表。林副司長說明,GAC主要由國家政府及跨國政府組織組成,所以要成為GAC成員,必須任職於國家機關,並非任何人都可加入。作為諮詢委員會,GAC僅對董事會提出建議,無權制定政策。但是,林副司長強調,GAC提出的共識建議有其重量,根據ICANN章程規定,董事會必須審慎考量GAC共識建議,唯有超過六成以上董事會成員反對時,董事會才可以否決GAC建議,且必須清楚解釋原因。

林副司長也呼籲,雖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參與GAC,但ICANN內部議題繁多,若任何人對這些討論有興趣,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資料進一步了解。若在鑽研之下發現有臺灣可協助、或應該發聲的議題,歡迎隨時與他聯繫,他非常樂意為我國民眾在GAC會議中提出意見。

身兼律師及數位經濟暨產業發展協會副理事長的詹婷怡是ASO中位址理事會(Addressing Council,AC)成員。AC由全球5個區域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(Regional Internet Registry,RIR)各自推派3名代表組成,臺灣屬於亞太地區,參與AC代表則由亞太網路資訊中心(Asia 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,APNIC)指派。APNIC每年會由執委會指派一名任期一年的代表,其餘兩名任期兩年的代表則由社群投票選出。詹副理事長在去年獲APNIC執委會指派,今年任期將於年底結束。

ASO的職責是向董事會提出關於IP位址運作、分配及管理的全球政策建議。ASO在ICANN董事會中占有兩個席次,與談人之一Akinori就是由ASO推派擔任董事。詹副理事長分享,由於ASO推派的董事其中一位任期將於年底屆滿,AC今年擔負選出下任董事的重責大任,常常都有必須參加的臨時會議。

TWNIC是我國國碼頂級域名(country code Top Level Domain,ccTLD).TW的註冊管理機構,也代表我國參與ccNSO。ccNSO歡迎所有ccTLD的營運管理方加入,分享經營經驗、探討技術協作,並向董事會提出ccTLD相關政策建議。TWNIC副執行長丁綺萍表示,TWNIC一直都是ccNSO的活躍成員,也認為對ccTLD營運方而言,ccNSO是非常有用的交流平臺。

Mary Wong現在雖然是ICANN職員,但他其實有豐富的ICANN社群參與經驗。他是NCSG的元老成員之一,也曾代表NCSG擔任GNSO理事。他亦曾獲NomCom提名擔任ccNSO理事。他在2013年成為ICANN職員,現在是社群運作規劃及交流策略資深副理。

Mary分享ICANN職員與社群成員的不同:ICANN的多方利害治理結構,是社群透過由下而上、共識決的方式建立政策。ICANN組織僅負責從旁協助,並在政策建議通過董事會決議後負責執行。多方利害關係的組成表示在同一議題上,不同團體的立場很可能截然不同,難以互相妥協或達成共識。Mary表示,ICANN職員在這種情況下絕不能發表自身意見,而應盡力協助社群成員找出共識解方。

我自2018年開始參與ICANN會議,2019年底成為NCSG成員。加入NCSG並不困難,只須上網填寫申請表格,審核通過後便可成為NCSG成員。其他GNSO下團體,包括與ICANN具合約關係的註冊管理機構(Registry Stakeholder Group,RySG)及受理註冊機構(Registrar Stakeholder Group,RrSG)團體,代表不同企業利益的企業團體(Business Constituency,BC)、智財權團體(Intellectual Property Constituency,IPC)及網路連線服務供應業者團體(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& Connectivity Providers,ISPCP),雖然都有不同的入會條件並需要繳交會費,但只要符合資格並願意繳費,都不難加入。

持續、深度且有意義的參與才是關鍵

雖然成為團體一員的門檻不高,但持續、深度且有意義的參與卻很困難。我目前是政策制定流程(Policy Development Process,PDP)工作小組成員,隨著PDP進入收尾階段,每週一次的會議加碼為兩次。不僅會議時間是平常人準備入睡的晚上10點到11點半,會議之間還有很多「功課」要做:工作小組成員必須閱讀大量由ICANN職員提供的參考資料及草擬文件,提出所屬利害關係團體的立場建議,有時自身團體內部還可能意見不合,必須透過無數信件往返協調疏通。更別說疫情之下,所有討論都只能透過線上會議或文字進行,少了「見面三分情」,本來就具高度爭議的議題,更難以在各方意見中取得共識。

當然,參與ICANN的方式有很多種。有的人選擇只偶爾關注有興趣的議題,有的人可能只在ICANN會議期間參與,也有人不參與工作小組,僅在公眾意見徵詢時提出意見。我完全同意每個人都應該依自己時間及能力可負擔的程度,決定如何參與ICANN。但我也相信亞太社群,包括臺灣人,都應該更積極、更深度參與ICANN。

呼籲亞太地區網路社群積極參與ICANN

你有過看到ICANN舉辦線上說明會的消息,想要參加卻因舉辦時間而卻步的經驗嗎?是的,大部分ICANN線上說明會的時間都非常不利臺灣人參加,猶以凌晨2點到清晨5點的時段最常見。這是因為ICANN社群組成以歐美人口為大宗,為服務多數,會議自然訂於歐美時區友善的時間。不僅ICANN ORG舉行的說明會,許多工作會議、SO理事會通常也都訂於類似時段。

不友善的時區導致亞太社群難以參與會議,因此缺乏深入瞭解議題的機會。對議題理解不深又導致人們對會議興致缺缺,加入討論的意願更加低落。而這哀傷的惡性循環自ICANN成立起就是亞太社群共同的困境,至今未能改變。時區不友善的問題對年輕人更嚴重。大部分的資深社群成員若非已退休,也任職組織或公司高層,相對工時自由。相反的,無論身處職場或仍是學生,年輕人都缺乏類似的時間彈性,也因此更難以投入參與。

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深度參與非常重要。唯有更多亞太社群成員積極參與ICANN,達到人數優勢,開始掌握會議時間的決定權,上述的惡性循環才有可能停止。我深切期望,在不久的將來,我們能推動改變,看到越來越多來自亞太地區的成員,包括年輕人,參與ICANN,而總有一天,我們能在ICANN中發揮影響力的同時,支援更多亞太成員投入ICANN。

回到頂端